主页 > 法律常识 >

新的统一基础性法律

时间:2019-04-10 10:57

来源:未知作者:admin点击:

  在之后的30年里,中国还根据利用外资的实际需要,及时出台有关配套规定,不断健全外资法律体系。此外,国务院的相关部门还针对具体行业、具体资本来源地区制定吸收外资的专项规定。
 
  加入世贸组织前后,根据履行承诺的需要,中国对涉外经贸法律法规进行了大规模的清理和修订。2000年和2001年立法机关和行政部门对“外资三法”及其实施条例进行了修改,并借鉴国际通行做法,于2011年建立了外国投资者并购境内企业安全审查制度。
 
  中国对外开放不断深化和升级的过程,见证和推动了从计划经济转向市场经济的历史。开放初期“外资三法”的制定修改过程,进一步优化了外资在华营商的环境。
 
  随着国际国内环境变化,中国利用外资面临的形势更加复杂严峻。早期制定的“外资三法”已难以适应构建开放型经济新体制的需要,亟需在总结实践经验的基础上,制定统一的外资基础性法律,为新形势下进一步扩大对外开放、积极有效利用外资提供更加有力的法治保障。
 
  例如,“外资三法”兼具企业组织法、外资管理法和涉外合同法的三重属性。随着中国法治建设的不断完善,公司法、合同法等民商事法律制度相继出台。从原则上来讲,外商投资企业进入中国以后,其企业组织行为都应该按照内外资一致的法律加以规定。在目前中国企业组织法律体系已经比较健全的情况下,对外商投资企业组织的绝大部分问题没有必要再另行立法规定了。《外商投资法》的制定基本解决现有外资三法与《公司法》等企业组织法的重复与冲突的问题。
 
  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中国尽管给外资企业在经营环节“国民待遇”或“超国民待遇”,但在“准入”环节给予严格限制。近几年,中国已经确立了对外商投资实行“准入前国民待遇加负面清单”的管理制度,在负面清单以外的领域,按照内外资一致的原则实施准入管理。2016年10月开始,在全国基本取消了外资企业设立与变更的审批制度,仅仅负面清单下的领域实施审批。从法律层面对这些制度进行确认,已经水到渠成。
 
  改革开放初期,中国为鼓励引进先进技术,在一些法律中对以技术作为出资进行了认可和规定。这些规定被一些人误解或曲解为“强制技术转让”,并成为近年来一些国家对中国指责较多的一个问题。事实上,入世时中国政府承诺在对投资进行审批或者备案的时候,不以外资转让技术为前提,在有关外资准入法律法规中也没有任何要求转让技术的规定。这次立法对该问题进行了规定,有利于减少相关的国际争议。
 
  新的外资立法不仅着眼于促进外资的引进,也将对中国的结构性改革起到推动作用。
 
  例如,国有企业如何参与经济活动是一个复杂敏感的问题。一些国家提出了“竞争中立”的概念,要求政府不得向商业化经营的国有企业提供融资、货物、服务等优惠待遇。“竞争中立”条款与中国的国有企业改革方向和目标在不少方面存在契合之处。新法引入了这一概念,除法律、行政法规另有规定外,国家支持企业发展的各项政策同等适用于外商投资企业,并且在标准化、政府采购、融资、用地、招投标、监管等各方面都有所体现。
 
  尽管外商投资法条文不多(共6章41条),但体现出的原则和方向确保更高水平的开放有规可循、有法可依。将来势必会有一系列配套法规规章和司法解释出台,为法律实施提供更多的补充和指引。中国的外资管理模式和开放水平将与国际上开放程度较高的国家全面接轨,为实现高水平投资自由化与便利化提供法律支撑。
【责任编辑:admin】
热门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