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律师学院 >

法律服务均衡化供给的必要性

时间:2019-04-02 13:28

来源:未知作者:admin点击:

法律服务均衡化是社会发展不平衡不充分问题在法治环境下的解决新思路,也是公共服务均衡化对法治国家的具体要求。
一方面,现代法治社会中,法律成为人们的“生活方式”。在古代西方,政治是人们“生活方式”的全部,这与我们现代人所熟悉的政治——属于社会中某个与经济、文化并列的领域——并不是同一种事物。亚里士多德在《政治学》的开篇写道:“我们见到每一个城邦各是某一种类的社会团体,一切社会团体的建立,其目的总是为了完成某些善业——所有人类的每一种行为,在他们自己看来,其本意总是在求取某一善果。既然一切社会团体都以善业为目的,那么我们也可说社会团体中最高而包含最广的一种,它所求的善业也一定是最高而最广的:这种至高而广涵的社会团体就是所谓的‘城邦’,即社会团体。”古代社会的政治是和公民的整个生活联系在一起的,它告诉公民什么才是人的整体性的“好”的东西、如何才能过上“好”的生活。而现代社会中,法治国家以周密的立法、严格的执法、公正的司法为形式化制度和运行机制来规范人们的行为、调节繁复的关系,稳定、和谐、良好的社会秩序是法治价值和法治精神的充分体现。法律,不但以文字的形式固定在了各个规范性文件之中,同时也外化为制度实践,成为每个公民生活中不可或缺、关系到衣食住行方方面面的保证书。换言之,关于一个人“要做什么样的人”、“要过什么样的生活”,法律给出了答案。一个客观的结果即是,整个社会的法律活动和法律服务需求呈几何级数增长,以提供专业化、技术化法律解释、法律适用、法律纠纷解决的服务市场应运而生并逐步繁荣。
另一方面,现代法治社会中,公民对传统资源的消费情况也深受法律资源掌握程度的影响。在此意义上,均衡地为公民提供法律理解、法律适用的专业化、技术化服务即法律服务具有两重价值,一为显性价值,即由于法律成为公民全部的“生活方式”,因而法律资源本身的分布、消费、使用情况应当平等化,二为隐形价值,即公民对其他社会资源消费以及享用的平等化由法律提供保障,质言之,公民对法律资源的掌握程度间接地影响了对其他资源的掌握程度。如前所述,随着我国经济总量飞速攀升,社会发展不平衡不充分成为显性问题,这不但体现于每个公民对传统资源占有和使用的差距之上,例如每个公民之间对医疗、食品、教育、住房等资源的消费水平和消费质量就存在显著差距,并且还体现在当下每个公民对法律资源了解、使用、信任的差距之上,以致社会公共风险呈现扩大趋势。旧有模式下,政府一般通过建立健全社会保障机制和公共服务机制来缓解和消除发展不平衡所引发的弊病,而在当下逐步完善的法治环境中,法律资源的平等享有和使用也应当是政府促进社会资源消费平等性的题中之义,试想,一个因食品质量不达标而健康权受损的法盲何以能够挽回或是弥补自己所受到的损失?基本的食品安全如何能落到实处?
再来,现代法治社会中,没有救济就没有权益。国家为了缓解和消除因社会发展不平衡所带来的弊病而建立的一系列制度好比一纸权益宣言书,确立了公民的相应权利,此乃应然的权利,实质上,制度本身也并不是一剂包治百病的良药,同时,制度的实施也不必然就会产生预期的效果,制度所发挥的作用受到主体、客体、环境等多方面因素综合影响。因而,从规制的普遍性到实施的个别性的过程中,公民实然的权利可能落空,救济就是挽回或者弥补这种个体性差错的唯一渠道。现代法治社会不认可甚至否定公民采取私力的方式进行权利救济,司法救济成为公民救济的生命线,完整的权利应当包含了从权利确认到权利被否定再到司法救济的整个逻辑链。
最后,现代法治社会中,权益救济的可能性存在于法律资源的可及程度和掌握程度之上。卡夫卡在《法的门前》提到过一个小故事,一个乡下人私以为任何人在任何时候都可以晋见法律,然而,经过与守门卫士年复一年、日复一日的周旋,下乡人至死也未能踏进法的大门。法律的大门是为所有人敞开的,但是却不是所有人都能进入的,为什么会如此呢?这一定程度上是因为,法律的规范性和专业性特点为法律理解、法律适用甚至司法救济设置了无法逾越的鸿沟,并不是人人都能毫无障碍地享用这种资源,法律服务的源起和价值便来自于此。事实上,司法救济和公平正义固然是免费的,但“晋见法律”的途径——法律服务——却不是无偿的,特别是在市场化机制的运行下,司法救济的可及性和可及程度都充满了浓厚的交易色彩。众所周知,经济市场化运行会带来资源占有、使用、收益的不公从而引发财富差距、收入差距以及消费差距,法律服务的市场化运行也没能逃脱资源分布不均衡的命运,基本法律服务不能普遍、平等、公平地被公民享有的弊病渐显,长此以往,整个社会中实际只有有限的少数人能够有效地获取权益保障,绝大多数人都处于权利“虚置”的状态中,即名义上享有权利而实际无法获得救济,因为权利救济是有偿的、有条件的、有代价的。
由上,中国的法治进程中,法律服务均衡化是保障每个公民平等享用社会改革成果的必然途径。当然,法律服务均衡化不是指社会全体成员无差别地享受相同的法律服务,而是以不同个体的不同法律需求为基础的法律服务相对均等性,这在后文中将进行详述。
【责任编辑:admin】
热门文章 更多>>